10.0

2022-08-30发布:

我和远方表姐的故事

精彩内容:

    很久以前的事情了,那時我大學畢業剛上班,感情正好是空窗期,于是全身心的把精力投入在工作中。
    當時除了一幫狐朋狗友之外,就還有一個遠房表姐和我走的很近,她比我大5歲,那時對身材不太在意,胸部大概介于B于C之間吧,手感很好,這在後面會說到。
    因爲我們當時住的挺近的,騎個自行車也就10分鍾左右的距離吧,而且我的工作和她的工作還有點共通性,所以我們經常的在一起聊天,探討工作啊愛情啊,當然也會聊到感情,總覺得她不太愛談這方面的事。
    有一天晚上我正在玩遊戲呢,電話響了,拿起一看是我表姐打來的,趕緊接了卻聽到另一個女人的聲音說是我表姐同事,我表姐喝多了她們把她送回家,讓我趕緊到她家裏去。
    因爲表姐她是一個人在這裏,最親近的估計也就是我這個遠房表弟了,那必須得去,總不見得讓她同事照看她吧,說不定這些同事喝得也不少呢。
    趕緊騎著自行車趕到我表姐家,她的同事把事情大致說了一下,就告辭回家了,留著我一個人看著躺在床上爛醉如泥的表姐,和吐了一地的汙穢物。
    動手清理吧,忍著噁心把地上的嘔吐物給清理乾淨了,去到房間看到表姐還在呼呼睡著,衣服上也有不少汙穢物。
    當時站在床前發了半天呆,腦子裏一直在不停的糾結,是幫她換衣服還是不換衣服呢?
    剛開始是真的只想幫她把髒衣服換掉,真的沒有其他邪惡的想法。
    好吧,動手給她換衣服。
    先找到替換的衣服,然後跪在床上解她的衣服扣子,喝醉酒的人是死沉的,費了好大的勁才把外衣給脫了,露出了裏面的白色襯衫,還有很顯眼的黑色胸罩。
    那時色心騰的一下起來了,雖說是表姐,但是姿色還是很不錯的,說實話我也挺喜歡她的,而且那時候年紀輕,膽子也大沒什幺不敢幹的,理智直接就滾一邊去了。
    雙手激動的抖著把她的襯衫紐扣解開,直接按在了黑色的胸罩上,捏了又捏手感真的很不錯,再接再厲,直接把胸罩給推了上去,兩顆蓓蕾露了出來,趕緊沖動的捏了上去,嘴巴也沒閑著,先親了親她的臉,嘴沒親,酒氣可不好聞,然後往下一口含住蓓蕾吮吸著。
    雖說當時膽子大,但是畢竟是表姐,把玩好咪咪把胸罩拉回去就給她換上乾淨的衣服,然後裝模做樣的喊了喊,還是沒啥反應。
    那下面呢,裙子上好像也有髒東西,當然要換了。
    于是繼續費勁的把裙子脫了,黑色的絲襪配黑色的內褲,畫面太美了,繼續激動的把玩撫摸,手按在那塊神秘的叁角區域不肯松開。
    絲襪也脫了吧,只剩黑色的內褲了。
    已經這個地步了,也不用瞻前顧後的怕了,直接把兩條腿分開,用手撥開裆裏的內褲,神秘的部分徹底曝光了,先用手撥弄了一番,然後上嘴吧,一股子騷臭味差點沒讓我吐出來,小弟弟雖然很硬,但是插入這事還真沒想過。
    眼福手福口福都享受完了,最後給她換上乾淨的睡褲,忙完這些已經是淩晨了,我也蜷縮在沙發上睡去了,是真累了,激動久了也累的很。
    早晨醒來,我表姐早醒了,發現她看我的眼神有點怪,她很腼腆的對我說了聲謝謝。
    我也很不好意思的回了句不客氣,然後就是死一般的寂靜,還是我先調節了下氣氛,開了她一句玩笑說:“姐,沒想到你的身材還真不錯。
    我第一次看到她臉紅,真的臉紅,憋了很久憋出句:“你個變態是不是那個我了。”
    我直接傻眼了,一轉念就對著她摸了下自己的小弟弟說道:“你可太冤了,沒偷吃著還惹了一身騷。”
    我表姐臉更紅了,就對我說了句:“變態。”
    就那次之後,我和表姐的關系起了變化,親近中帶著暧昧,也爲後面我和她孤男寡女一起出去旅遊打下伏筆。
    (二)自打那晚事情之後,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倆都沒怎幺樣聯系,我估計表姐也許真的認爲我那晚趁機已經把她給那個了,需要時間去冷靜。
    說實話那段時間我過的也是心驚膽顫的,天曉得表姐會不會把這事告訴她或是我的父母,要真的說了,那我們兩家這本來就不算近的親戚關系算是毀了,我這家族裏好好孩子的身份也就徹底的崩塌了。
    幸好的是這種假設沒有發生,但也著實讓自認大膽什幺都不怕的我,嚇得不輕,那些日子煎熬的真是非常難受。
    後來某一天,工作上我接手一個專案裏有些東西搞不明白,萬般無奈只能硬著頭皮打了表姐的電話說了情況,可喜的是表姐的回複就像那晚之前一樣,當時給我的第一感覺就是沒事,那顆懸在半空中已久的小心髒,也總算能稍許的放下點了。
    于是帶上資料騎著自行車蹬向表姐家。
    那天在表姐家所發生的一切,就如同以前一樣正常。關于喝醉那晚的事情她和我都只字不提,仿似那事從未發生過一樣,避免尴尬也挺好。
    我問她答耐心的教,時不時還和以前一樣開開普通玩笑,嘻嘻哈哈的吃點零食喝點飲料啥的。從這天之後,我倆之間的聯系關系恢複了正常狀態。
    又過了一段時間吧,我所在的工作小組提前完成了手中的專案,于是部門老大就給我們組放了假好好休息。
    我是拿到休假別提有多興奮了,因爲我一直想去爬華山,但礙于工作關系沒時間去,假日吧也不太樂意去數人頭,正好現在可以用工作日去爬多好。
    吃完晚飯樂呵的騎上自行車,屁顛屁顛的就朝表姐家去了。
    到了她家把做這個項目時發生的事情紮堆一通的宣揚,說道我要用幾天假期去爬華山後,一直微笑著聽我說的表姐突然來了句:“我們一起去吧,我也想放松放松。”
    我自然是滿口答應,對燈發誓我當時真沒想過那種事,就是很單純的覺得和自己的姐一起搭個伴出去玩,心裏開心的不得了。而後就是買票准備行李,表姐請假等一系列瑣事。
    按照我的計畫是坐火車去,正好有一班是早上6點多到華山站的,下了火車就可以開爬了,晚上山頂住一晚,第二天看日出,兩天時間把山頂的四個峰都爬完後,下山去西安再玩幾天就回家。
    當我把這個計畫跟表姐一說就通過了,她說她最討厭安排旅行計畫這種事情了,一切都聽我的。
    因爲火車是晚上的,所以下午我背著雙肩包就去了表姐家,到了她家發現她還在挑衣服,見我來了就拉著我給她參謀參謀。
    當她拿了條裙子很開心的說:“就穿這個爬山去。”
    正在喝水的我差點一口水噴出來,笑說:“爬華山穿裙子,乾脆你別穿了,幾乎90度的石梯都是擡頭看屁股的,那春光乍泄的無敵了。”
    聽我嘲笑她,表姐朝我白了幾個白眼,憤憤的說道:“變態,就知道往裙子裏看,小心長針眼。”
    而後就是去火車站,上車臥鋪睡覺,一覺到天亮列車員換票到站下車。
    我記得那天有點冷,而且火車站前很多等客的車,看到出站背包的遊客就像餓狼見了兔子一樣都圍了上來,表姐有點被嚇到了,這時我得就一手摟過了她,一手開路護著她逃離包圍圈。
    在一個小店填飽了肚子後,找了2個看似情侶的拼了輛車就去了山門。
    爬山過程不表,反正累個半死,手腳並用,連拖帶拉,我還托過表姐的屁股往上頂,那手感真舒服,酒醉那晚,我怎幺就沒想起來好好撫摸她的美臀呢。
    我依稀記得在山頂的賓館入住已經快下午4點了,大統間是不用考慮的,有個女生的話既不衛生也不安全。
    開了一個標准間,一進屋我倆都攤在床上了,真的只想躺著不想動,表姐更是竟然累得睡著了。
    這裏說下這個標准間的構造很怪,廁所是公用的,洗澡是不用想的,洗臉池是在房間裏的,山頂上條件艱苦就擔待著點吧。
    吃過康師傅的晚飯,我先用熱水擦了把身,換了件汗衫和運動短褲,然後對表姐說:“你也擦擦,把衣服換了吧。”
    她紅著臉說:“你出去。”
    “出去就出去,反正我又不是沒看過。”
    等我坐賓館門口抽了兩根煙回到房間裏,表姐已經擦洗好了,換了件低領的衣服和一條睡裙躺在床上看電視呢,我也順勢躺在自己的床上一起看。
    低胸大白腿露著,哪有什幺心思看電視啊,我可是個正常的男人,看多了受不了,就決定去撩撥撩撥她,當時我也是可以對燈起誓,沒想過要進入表姐的身體的。
    于是嬉皮笑臉的對表姐說:“姐,我給你按摩下腳吧,我最拿手了。”
    “好啊,我腳真的很酸,你真會按摩啊?”
    “當然了,讓你享受一下吧。”
    于是我坐到她的床上,拉起她那兩條並在一起的美腿,從腳丫開始慢慢按了起來,慢慢的慢慢的就從腳丫捏到小腿肚了,爬山的話小腿肚是最酸疼的,我的按摩手法確實不賴,表姐舒服的閉著眼享受著。
    捏了一會我故意趴下身子,把臉湊到她睡裙遮掩大腿的那裏,邊捏邊說道:“姐,你皮膚真好,腿型也美,我喜歡。”
    說完就在她白白嫩嫩的大腿上,狠狠的親了一下。
    這一下親的,表姐像觸電一樣坐了起來,揮拳就打向我,真的挺疼的。打完紅著臉說:“小X,要死啊,你幹嗎,我是你姐。”
    “姐,我錯了,你別生氣,因爲你太漂亮了,我沒忍住。”
    “去死,變態。”
    “你看你,誇你漂亮還罵我,我說你難看你才開心啊?”
    “去死,你個變態。”
    這次不光罵又揮拳打向了我,我一把捏住了她揮過來的手,拉過來保住了她親了一下臉龐。
    這次表姐抽回手後沒再罵我,而是哭了,是的,她哭了,躺下蒙著頭哭了。
    這是我沒預計到的,一瞬間我也呆了有一分鍾吧,然後就俯下身去摟她,第一次被她掙脫開,我接著第二次去摟她,還是被她掙開了,第叁次我拉住她的肩膀把她抱了起來摟在懷裏,這次她沒再掙脫,而是把頭埋在我胸口繼續哭泣。
    我撫摸著她的頭發,低下頭親著她的頭發,親了不知道多少下,然後雙手捧起她的臉,含情脈脈的親了下她的額頭,很深情的對著她說了句:“姐,我喜歡你。”
    這句話說完,本來哭的梨花帶雨的表姐突然不哭了,兩只漂亮的眼睛死命的瞪著我,瞪得我心裏發毛,搞不清是啥意思。
    就在我揣摩的那一瞬間,表姐咬住我的左手死命的就是一口,那是真的咬,要不是她是我姐,我直接就一巴掌扇過去了,真疼。
    咬完她就笑了,笑得前倒後仰的,笑得我都覺得她是不是有神經病,這變化太大太突然了。
    我就像個傻子一樣看著她笑完,擡起被咬的手給她看,說道:“你看,咬的這幺深,你就這幺恨我啊?”
    “活該,誰讓你親我的,還那個我……”
    “我什幺時候那個你了,別胡說八道行不行!”
    “上次趁我喝醉,你肯定……”
    “我那是幫你把吐髒的衣服給換了,難道讓你穿著髒衣服睡覺啊?”   
 “那你脫胸罩幹什幺?”
    “我哪裏脫你胸罩了!”
    “你敢說你沒看過我的……”
    “我看過什幺了,我是幫你換衣服啊,衣服脫了就露出來了,我才不想看呢!”
    “你去死,變態。”說著表姐雙手打了過來。
    我順勢一手一個捏住拉過來抱住她,又親了下額頭,笑著說道:“好了、好了,我錯了,我賠禮道歉,我以後不偷看了,我想正大光明的看。”
    “你去死。”
    在表姐掙紮的同時,我吻上了她的唇,瞬間分開,深情的看著她。在她錯愕的眼神中再一次吻了上去,我伸出舌頭往她嘴裏鑽,她緊閉著牙齒不讓我鑽。
    我再次離開她的唇,親上了她的鼻子眼睛,點吻著,最後再次吻上香唇,這次舌頭順利的頂開了她的牙齒,和她的舌頭激情攪動著,交換著唾液。
    我們像戀人一樣激吻了許久,等我放開表姐回味著她香唇滋味的時候,頭上冷不丁挨了她一掌,聽到她說:“你抽完煙就親我,臭死了。”
    (這裏交代一下,我一直喜歡抽外煙,抽完嘴裏味道不好聞,可是我真不喜歡抽國煙)聽了這話,我忍著痛裹著她在她臉上、脖子上到處落下了一個個臭臭的吻,她則是不停的用手打我,扭我,當然那是戀人般嬉笑的打,會把人打的激動感覺很好的那種,呵呵。
    鬧騰了一會,我擡起頭,對表姐說:“姐,我想看看你的乳房。”
    “變態,你不是看過了!”
    “我想正大光明的看。”
    “去死。”
    我的手攀上了她的衣服,輕輕捏動著。再看看表姐,紅紅的臉襯托著那雙漂亮的眼睛看著我,我又一次的吻了上去,同時手慢慢從衣服下擺伸了進去,急切的貼著肌膚往上進發,摸到了胸罩後,手指直接從胸罩上圍探了進去,舒緩的揉捏著花蕾。
    擁吻中的表姐明顯呼吸加重,雙唇更緊實的包裹著我的嘴唇,舌頭瘋狂的和我的交纏在一起。
    她配合的弓起身子讓我把胸罩脫掉,兩顆蓓蕾就那樣矗立在山峰之上,勾起了我的獸欲,又親又吸還帶著咬,在兩座山峰上留下了許多口水和痕迹。
    表姐發出了令人銷魂的呻吟聲,兩條美腿緊緊的勾住了我的腿,我的一只手從山峰變換到美腿上,撫摸著移動到睡裙裏,當觸摸到內褲,摸到裆裏濕濕的布料時,我的小兄弟脹痛到了極致,趕緊拉著她的小手放進了短褲裏,放在了凸起之處,那種被溫熱小手包裹著的感覺,那種手指捏了又放再捏的感覺,差點讓我噴然泄出。
    就在我激情難忍准備提槍上馬的時刻,表姐那我放在她裆內摸索的手拿開,主動抱著我吻了我,然後對我說:“今晚不要好不好?”
    我激動的問道:“爲什幺?我喜歡你,我想要你。”
    “到西安好嗎?我不想再這裏。”
    “我想啊。”
    “乖,聽話,到西安我再給你好不好?”
    表姐再一次熱吻了我。
    “……好吧!”
    我還能說什幺呢,那種情況雖說當時心有不甘,小弟弟也還志氣昂揚等待著沖鋒,但是表姐竟然已經這幺說了,我不見得霸王硬上弓吧,我是想和她做愛,但不代表要硬上她,我在乎她,尊重她的意思。
    反過來她也是在乎我的,所以才會和我商量,反正明天就下山去西安了,晚一天而已,就當爽事多磨吧。
    那晚,雖然房間裏是兩張床,但我們浪費了一張,我摟著她睡在一起,床不夠寬,但是我們緊緊貼著,也不至于翻個身就掉下去。
    那一夜我做了個很美的夢,夢到我伏在表姐的雙腿間不停的做著俯臥撐,一撐到天亮。
    第二天,我們把剩下的頂峰攀登了,中午剛過就坐索道下山了。
    因爲非節非假,還是工作日,一個轎廂裏就我們倆,我們一邊欣賞著華山的峻美,一邊你親我吻的互動著。
    等我們到西安已經華燈初上了,我記得我們住在鍾樓附近的一個挺高檔的酒店,房費好貴。
    晚餐就在酒店附近的回民街吃的,各種美食,烤羊腿,泡馍,肉夾馍,吃的肚子是滾圓滾圓的,開心的是哈哈大笑,然後手把手的逛著回到酒店。
    回到房間我就一把抱起了表姐,把她抱到了房間裏的大席夢思上,直接壓在她的嬌軀上,兩個人瘋狂的交換唾液,伴隨著雙方急促的呼吸聲和沖動的欲望各種撫摸探索。
    等到重新起身喘息的時候,臉紅撲撲的表姐起身翻找一番衣服後輕聲說道:“身上黏黏的好難受,我先去洗澡了。”
    看著她進入浴室的美豔背影,我強壓鎮定的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。
    等浴室裏想起了淋浴的聲響,我按捺不住不斷翻騰的沖動,麻利的脫光衣服,挺著一柱擎天的小弟弟也沖進了浴室。
    正在洗頭的表姐完全沒想到我會進來,等我從身後抱著她,小弟弟直接頂在她的屁股上不僅抖了一下,接著就是轉過身不停的用雙手捶打我的胸部,嘴上叫道:“變態,去死。”
    都這樣了,豈能說出去就出去,我厚著臉皮抱著她,對著她耳朵後面吹了一口氣,溫柔的說道:“姐,我們一起洗吧,時間就是黃金,浪費是可恥的。”
    “變態,去死。”
    一絲不挂的表姐,還害羞的用雙手擋在胸前,我把她護胸的手掰開,摟緊了表姐,兩只手掌放在她的美臀上不斷揉捏,時不時的在兩腿之間觸摸一下,每觸摸一下表姐就抖一下,到後面,她的手摟著我越來越緊,兩座山峰壓迫著我的胸膛,我的小弟弟矗在她那片蜜桃花源處,那滋味真是無比銷魂,激動的小弟弟一跳一動的。
    “姐,我幫你洗吧!”
    說罷我就將表姐轉了個身,拿過沐浴乳擠在手中,就往表姐白皙的肌膚上抹去,從後頸處一點點往下撫觸,後背,腰窩,轉到前面的腹部,往上前胸,最後用手掌帖著高聳的蓓蕾打圈按摩,十指時不時的抓緊圓形山坡,小弟弟就這樣直插在肥美的屁股上。
    撫摸完上半身,又擠了點開始下半身撫觸,先是美臀,不停的揉搓,而後一手一條大白腿,從大腿根部往下,一直到小腳丫,輪換著擡起她的腳,一個個腳趾頭的揉摸,然後前面膝蓋,最後是那片倒叁角區域。
    輕輕的撫觸著被水打濕的陰毛,用手指慢慢在陰毛中打圈,慢慢探索,找尋那一條神秘的小水溝,用手指橫在小水溝中前後運動。
    最後,我輕輕的親上了表姐的桃花源,先是陰毛,緩緩呼氣掠過,而後用嘴唇掃過小水溝,用鼻子嵌在陰蒂處不斷摩擦,再伸出舌頭探入濕潤的源洞口翻卷著。
    表姐不停的用手推我的頭,嘴上不停的叫道:“不要,不要……那裏髒,小X,求求你不要舔了,髒啊。”
    隨著舌頭的不斷翻卷深入,表姐深吼一聲,令人銷魂的呻吟聲再現,推我的手也不再有力,反而不停的拉住我的頭發,整個人如抽搐一般靠在浴室牆上。
    那時又不懂這就叫高潮,還以爲表姐哪裏不舒服呢,趕緊從桃源洞裏退出舌頭,摟過她防止跌倒。
    等表姐恢複過來,我倆就真的開始洗澡了,叁個晚上沒有洗過澡了,又是爬山又是激情的。
    洗完我坐在馬桶蓋上仔仔細細的幫她擦乾,用浴巾裹住她抱到床上後側臥在她身邊,拉著她的小手直接放在翹起的小弟弟上,深情的和表姐對望著。
    在她略顯嬌羞的套動刺激之下,我慢慢的動手把她身上的浴巾撥開,一具美豔無比的胴體,完整的顯現在我眼前。
    烏黑的長發散落在枕頭上,紅紅的臉龐襯托著美麗的忽閃忽閃的大眼睛,高聳的鼻樑和嬌嫩的雙唇。豐滿的雙乳略有耷拉的鋪在胸前,兩顆蓓蕾堅挺在小山坡上,平坦光滑的小腹之下是那令人著謎發狂的仙境,黝黑的密林遮掩著被一雙白嫩長腿托起的桃花源,隱藏在深處的那個濕潤的桃花源處。
    又是一番情難自抑的親吻舔舐玩弄之後,我誇張的大口喘著氣,看著這具真真實實展現在我面前的動人嬌軀,不由自主的咽了幾大口唾液,坦白的說當時心髒撲通撲通的跳的很快,手也有點帕金森式的抖動,既是激動不已也是緊張所致。
    因爲這種境況,接下去會發生什幺已經無法避免了,開弓已然沒有回頭箭,這時再退後那還算人啊。
    做愛對我來說不陌生,大學時也談過2個女友,深入溝通頻率也不算少,但這回不一樣,我要沖鋒的對象是我表姐,盡管是遠房的,但怎幺說也沾著親帶著故的,激動和害怕還是並存的。
    所以當我跪在床上,用膝蓋把表姐兩條並攏的大白腿分開時,真真切切的我的腿是顫抖著的。
    看著用手遮住眼睛的表姐,興奮的我扶著堅挺的小弟弟,頂在被我的唾液和愛液浸潤的陰道,用龜頭上下的摩擦,從陰蒂到陰唇不停的磨蹭。
    聽著表姐漸起的呻吟聲,我摩擦的更加帶勁,探尋到陰道口後,我指揮小弟弟頂在洞口暫緩不動,慢慢俯身朝表姐臉上親了過去。
    當看到表姐把遮住眼睛的手拿開,我對著她說:“姐,我愛你。”
    同時,腰一挺屁股一壓,整裝待發的小弟弟在表姐的尖叫聲中,一下子進入到一個溫暖潤滑的空間,一個好像有很多手緊緊握住小弟弟的空間。
    那種舒爽感覺別讓我形容,真的沒法形容,硬要我形容也不是沒法說,就兩個字也能表達:我操。
    隨著我不停的前後移動,表姐的叫聲也越來越響,兩條大白腿也都圍在我的腰上,那舒爽空間的緊壓感也是愈來愈強,感覺已經不是很多手緊握而是很多嘴巴在不停的吮吸,漸漸的一陣酥麻感從後背緩緩顯現,在酥麻感將要到達頂點的時刻,我拼命的往裏猛一頂,感覺龜頭頂在了一塊海綿上,酥酥軟軟的。
    表姐被這突如其來的刺激頂的一聲尖叫,隨之我的子子孫孫們從緊貼在海綿的尿道口噴薄而出,一下,兩下,叁下,整整五下,把我憋了很久的欲望,一並給射了出來。
    昏暗的燈光,照亮著床上兩具一絲不挂疊在一起喘著大氣的裸體男女,空氣中也彌漫著略帶酸澀的味道。
    當我疲軟縮小的從表姐桃源洞裏退出後,表姐趕緊坐起捂著陰部跑進衛生間裏,我緊跟著走了進去看著坐在馬桶上的表姐,精疲力盡的小弟弟耷拉著,龜頭上還帶著精液的殘留物。表姐看了一眼頹廢的小弟弟,嬌羞的扭過了頭。
    等我和表姐沖洗乾淨重新睡在床上,表姐枕在我的手臂上依偎著我,我則是用另一只手撫摸著她那手感大好的屁股。
    表姐親了我一下說:“又被你給那個了。”
    “又?我這是第一次和你做愛。”
    “胡說,那次我喝醉你就弄過我了!”
    “那次我真沒有,真的,我只是摸過親過而已,我可以發誓,我那次要是那個你了,我就永遠陽痿翹不起來。”
    “變態,你陽痿和我有什幺關系。”
    “我要是陽痿了,就沒法伺候你了呀!”
    “去死,我又不需要你。”
    “真的不需要我?你說真的?”
    “去死……”
    “不要啊,你個變態。”
    第二次不出意外緊跟著到來,我們嘗試了對坐位,後入位,在我發射了四次之後,兩具光不溜秋的又趴在了一起。第叁次我只射出了兩次就結束了。
    半夜1點,我看著撅著大白屁股睡在我身邊的表姐,親了一下她的臉龐後我才關掉電視睡覺。
    我倆在西安待了叁天,每天晚上都在做愛。
    後來我們也只有去外地或外國旅遊時,才會一起做愛做的事情重溫激情,回到家裏後,其實我倆真沒做過幾次愛,一是熟悉的環境怕被撞破,二是工作關系閑置時間不多,叁是她又交了男朋友我也有了新戀情,彼此都有新的精神寄託。
    雖然我愛她,她也稀罕著我,但是我們這類關系又不可能真的結婚生子厮守一輩子的,大家都是成年人,偶爾放縱一下未嘗不可,長期沉溺就不健康了,更何況我倆這種嚴格說屬于亂倫範疇裏的行爲。
    現在過年偶爾聚會看到表姐,我們也就相視一笑,一個擁抱,一句我愛你換來一句變態。
    
【完】
(注:“變態”,“去死”是我表姐的口頭禅,所以經常會從她嘴裏蹦出來。
    但貌似只聽過她對我說這2個詞,對其他人她從沒說過)